林草网群    使用指南
首页 > 毛泽东研究 > 综合研究 >

毛泽东与朱子桥的故事

媒体:新湖南  作者:张巧立
专业号:梅泥 2020/8/11 14:51:25

史志之声:

朱子桥,是一座掩藏在大山深处的红色堡垒。它是湖南省农民运动协会在酃县(今炎陵县)轰轰烈烈发展的一个高浓度的缩影,凝聚了伟人毛泽东同志在白色恐怖革命斗争中与朱子和烈士的特殊师生情谊,是炎陵人民独特的“军爱民、民拥军”的连心桥。今天为您讲述毛泽东主席与炎陵县朱子桥的故事。

咀背组,原本只是炎陵县长江村一个普通小组。但是,近些年,它境内一座名唤“朱子桥”的小桥,宛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逐渐声名鹊起,璀璨夺目。

其实,百余年前,朱子桥一带并没有具体的名字,只有一条无名的小溪,从湾坑借着山势顺流而下。当地有识之士主动募捐善款,修造了一座横跨小溪的石供桥,取名“朱雀桥”。

然而,自1928年6月之后,当地老百姓突然亲切地将小石桥喊作“朱子桥”。原来,这里隐藏着毛泽东同志一段鲜为人知的为缅怀酃县(今炎陵县,下同)农民运动协会主任朱子和烈士,而一字改桥名的红色故事!

炎陵县长江村,一个美丽的乡村

1928年4月底,自“朱毛”首次在酃县会面后,他俩迅速指挥中国工农革命军在井冈山取得了五斗江、草市坳等战斗的胜利,拓展了井冈山武装割据的区域,引发了湘粤赣三省国民党反动军官及远在南京的蒋介石的恐惧不安。5月2日,蒋介石在南京下达湘粤赣三省的国民党军队对井冈山朱毛工农革命军“克日会剿”的命令。

6月上旬,国民党赣军调集第九师、第二十七师共五个团的兵力,从吉安向永新推进,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动第四次“进剿”。在蒋介石的严令下,国民党湘军吴尚的第八军的一个师,由攸县、茶陵向宁冈推进,威胁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西侧,一个前锋团已经到达了酃县境内。湘赣两股可恶的敌人,企图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采取两面夹击、一举击灭的 “会剿”攻势。

红四军的侦查员获得湘赣两省敌军凶险的阴谋后,及时向上级汇报。毛泽东、朱德及陈毅等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领导人,在井冈山茅坪召开紧急会议,决定采取“佯攻酃县钳制湘军,麻痹赣军智取龙源口”的策略,瓦解敌人的势力,打退敌人的进攻,酃县党史称之为“佯攻酃县”。

朱子桥出水口

1928年6月12日,毛泽东率领三十一团,朱德率领二十八、二十九团,从宁冈茅坪兵分两路攻打酃县沔渡和十都。

毛泽东率团从茅坪——大陇——砻市——睦村,到达酃县沔渡与十都交界的良田村。这时,前方侦查员传来消息:吴尚的前卫连驻扎在大江村的长滩、虎爪一带;一个营和一个团驻扎在洞里一带;团部和营部分别驻扎在砻福庙、尹家祠一带。

毛泽东当即命令:第三营和酃县赤卫大队,攻打长滩、虎爪的敌人;他亲率一、二营攻打洞里尹家祠的敌人,切断敌人团部、营部与虎爪敌人的联系。面对如猛虎下山的红军,仓促应战的敌人落荒而逃,龟缩在酃县城内如坐针毡。毛泽东率一、二营追赶敌人至酃县城郊的十里山一带。为了防止逃回县城的敌人狗急跳墙,他又将部队后撤至长江村一带宿营。三营奉命打扫战场后,先回到宁冈。

被遮蔽在灌木丛中的朱子桥入水口

撤回部队时,毛泽东注意到咀背组刻有“朱雀桥”名字的小石桥。是夜,毛泽东走出户外,观察天象。当他的目光落在北极星下的朱雀星时,咀背组“朱雀桥”三个字再次泛上了他的心头。“为什么这座位于酃县城东侧的小石桥会取名为朱雀桥呢?”于是,他便派一个警卫员去向当地人打听打听这“朱雀桥”的来由。

一支香的功夫,一位下巴翘着山羊胡子的老先生,跟在警卫员身后,来到了毛泽东的跟前。老先生开门见山地说:“刘禹锡的《乌衣巷》诗中有云‘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当年修桥的人将小石桥命名为朱雀桥,取其吉祥之意。”

毛泽东听着老先生话,目光望向窗外。夜空中,突然下起点点雨滴。那雨珠跌落在地上的聒噪声,牵动着他的心弦,神情凝重地陷入了回忆……

寓意着吉祥的朱雀桥图片(来自网络)

是啊,1927年10月13日晚,也是同样的夜雨。时任酃县农民运动协会副主任的何健础,在水口桥头江先钦的家里找到了毛泽东。他向毛泽东汇报了白色恐怖下酃县农民运动的残酷现状。当他讲述到湖南区委农民运动特派员、酃县农民运动协会主任、酃县农民武装队总队长朱子和同志被敌人百般折磨又残忍杀害的情况时,毛泽东情不自禁地声色哽咽……

老先生望着一言不发的毛泽东,误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一时心中忐忑不安。他连忙上前一步,拱手说道:“鄙人乡间野老言语粗钝,不周之处恳请先生海涵。”这时,恍如梦中惊醒的毛泽东转过身来对老先生问道:“老先生言重了,不知你可否听闻过朱子和这个人?”“朱子和?”老先生附和了一声,连忙伸出右手的大拇指对着毛委员说道:“朱大队长是一个顶呱呱的刚硬汉子,可敬、可叹、可惜喽!”

炎陵县长江村咀背组风光长廊

“听说,朱大队长是湘潭县十四都六甲株树山人。他上有一个大哥和大姐,下有一个小妹,家中排行老三。他和你一样,也是共产党人。1926年12月,他受中共湖南区委派遣,以湖南省农运特派员身份来到我们酃县领导农运工作。1927年1月下旬,他增补为中共酃县特支委员,主持改组了原中国国民党酃县农会,重新建立酃县农协会筹备处,任筹备处主任。我们酃县在不到3个月时间,相继在4个区、33个乡成立农民协会。‘马日事变’后,他被卷土重来的县团防局贾威、孙秉文等人以诈降的手段诱捕了。”老先生将所知道朱子和的消息,如同竹筒倒豆子般地的说了出来。

“朱大队长受审时,我并不在现场。听人说,孙秉文等人对他用尽了刑罚。但是,他始终没有吐露出酃县农民协会的半点秘密。当敌人咆哮着说他是‘木头’时,他坚定又响亮地答道:‘我是铁,也是钢,我是共产党员!’1927年6月2日凌晨,朱子和被敌人用箩筐抬到校场坪杀害。敌人还把他的头颅悬挂在街头‘示众’。可惜了啊,一个刚刚出山的太阳就这样过早地陨落了!”

炎陵县长江村咀背组风光长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侃侃而谈的老先生不知道的是,朱子和,不仅是毛泽东的老乡,更是他1926年在广州主持第六届全国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学生……

毛泽东强忍住心中的万般悲痛对老先生说:“这朱雀桥的名字,与贵地谈不上有多深厚的渊源,我倒有个建议,不如把这‘朱雀桥’改动其中的一个字称作‘朱子桥’,让老百姓用桥名,来铭记这位可歌可泣的硬汉,不知可好?”老先生听闻后不假思索地拍手称快:“古有孔子、老子等大贤,今有朱子之后俊。高见,高见!妙哉,妙哉!”老先生微笑着抬起头对毛委员说:“鄙人有一个不情之请,不如请先生亲自为‘朱子桥’题字,不知可否?”毛泽东欣然应允,当场铺墨挥毫。

“炎睦高速”通过朱子桥上方的高架桥图片

事后,当地人请来石匠,将毛泽东题写的“朱子桥”三个字镌刻在石碑上,耸立在桥头。虽然后来酃县挨户团将石碑砸了个粉碎,但是纪念朱子和烈士的“朱子桥”三个字,早已深深地烙刻在老百姓的心田,永远砸不烂。如今,“朱子桥”作为地理标记镶嵌在北斗导航的地图上,万代流传。

1958年7月,酃县人民修建“酃宁公路”,将“朱子桥”小石桥改建成了标准的公路桥。2008年6月15日,炎陵县内第二条高速“炎睦高速”的高架桥正从“朱子桥”头顶穿过。朱子桥,见证了酃县人民革命的烽火岁月;也见证了酃县人民奔走在安居乐业路上的幸福时光;更见证了新时代炎陵县人民复兴“中国梦”的伟大愿景!

阅读 448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

 

 

主办单位: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 运营:首湘缘网
京ICP备05067984号-38
基于E-file技术构建